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公主诞生(完)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公主诞生(完)

   ??随着时光流逝,现如今的齐颜哪止是脾气性子收敛了很多,现在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娘娘,您现在月份可大了,皇上特意叮嘱过的,没有皇上的准许娘娘可是哪里都不许去。”

   ????荷花一脸的作难看着皇后,先前的时候就是因为皇后的调皮任性,险些让太子爷都命丧黄泉,这次皇上可是多增加了人手可是一定要好生的看着她的。

   ????“本宫也只是出去走走,若是不让本宫出去,这腹中胎儿若是出了什么闪失的话,你们一个个的谁能够担待的起?”她这句话说的虽说是没错,但是临近分娩的日子也要近了。荷花摇了摇头。

   ????就在齐颜已经下定决心一定是要出去不可,忽然门被打开了。

   ????“怎么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还如此的喜爱胡闹,你说你让朕是该如何说你是好!”

   齐颜转身给脸别过去,就是不想看到皇上的这张脸,不看到还好,一看到就来气。

   “朕的话你怎么现在还给当做是耳旁风了?”

   他有些生气,算起来这大半辈子也就一晃过去了,虽说二人也总有意见不合,但是也没有闹过特别严重的情节。但是倒也不像别家的后宫,若是皇上不去看齐颜,她愣是能憋住十天半月也不找皇上说一句话。

   虽说二人总是有争执不断,可是也都是夫妻打架床头打架床尾和的那种。

   “啊!快叫人来,本宫现在怕是要生了!”

   齐颜并不知道,之前的时候这接生婆早就被皇上提前两个月给请进宫里面为的就是要确保他们母子平安。

   虽说是已经经历过一次分娩风波了,可是林喻的心依旧还是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拧巴着一样的紧张,直到听到里面一阵小孩的哭嚎声。

   “父皇,那日后母后你们还会疼熙儿吗,现在皇妹都已经出生了,是否日后熙儿就不受父皇幕母后的疼楚了。”

   小熙儿抬起头一脸纯真的看着他,林喻摇了摇头。这手心手背可都是肉。

   十年过去。

   “母后你们能不能慢一点啊,你看看雯雯到现在都还没有跟上来呢。"熙儿一直在他们身后嘟囔着,之前的时候本就已经说好了要来狩猎,可是也不知道齐颜今日是怎么想的,居然没有让一个侍女来服侍他们。

   从小锦衣玉食的熙儿怎么可能受得了,更别说雯雯了。就走这山路已经走了快一天了都还没有登上山顶。

   “朕早就已经叫人给这整座山林都是已经给包围了,所以呢这里面一定是安全的,至于你们呢。就大可放心的走就是了。”

   这一路上雯雯都拖拉着屁.股说这山林中有危险,死活要走在最后面。

   深夜,天上的繁星颗颗闪烁着光辉,忽然想起自己来到这里已经是有数十载了。

   ????“皇后这大半夜的也不睡觉还真是感慨万千呢。”

   “浮生若梦,恍若隔世。”

   齐颜半响也就只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是一直呆滞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现在21世纪又是什么年代,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像她一样现在正在抬起头看着整片天空。

   “之前我做了一
个梦,梦里面却没有你。但是活的却很空虚。”她说话的时候有些哽咽,回想起之前的不堪入目的生活。根本也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要是说这次穿越给她带来最大的收获,怕也就是让她经历了一场所谓的爱恨情仇吧。

   “你这又是大半夜犯什么傻呢,朕可是天子从你我出生之际就一直存在。好了走了我们去睡觉。”

   齐颜盯着眼前的篝火一直发呆到天亮。

   虽说古时候没有这现代好,也没有手机什么的,甚至是就连出行都很是不方便,但是也好在她现在也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日子也算是过的安稳。

   御熙年间十五年,御熙帝登基十五载,先皇退位颐养天年。尧雯公主远嫁番邦,太后积郁成疾,终日卧病在床。

   “你看看你,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还总是爱看一些这么不着边际的画册子!”

   林喻就安逸的坐在她的床头,最近她的病情越发的严重了。

   ?????也正是直到今日林喻才发现,齐颜究竟是在自己的心中占据了多大的位置。

   “太上皇说的极是,哀家这都已经上了岁数了,太上皇还总是啰嗦哀家。”齐颜白了他一眼,话音刚落她可就又开始咳嗽了起来。

   “你说说你!之前的时候皇后作恶多端那么多,为什么你还是要纵容她,现在可好。自己病倒了吧!”

   现在林喻也是自己被齐颜给气的没有脾气了,之前的时候这皇后一直在宫中作恶多端,也不知道是有多少的妃嫔就是死于她的手中,可是林喻也想不明白,这齐颜为什么每一次都是给事情藏在自己的心里。还一直的包容皇后。

   扶着
床榻,齐颜缓缓的坐了起来,她看着林喻。

   “你说的也没错,可是皇后做的也没错,她也只是太爱一个人爱到自己已经失去自己的地步,若是说有错。也就只能怪熙儿是生在帝王家,本这后宫也就是应该公平竞争的地方,难道不是吗?”

   说着她咳嗽的越发的猛烈了起来,林喻的心也就随之一阵晃动。太医之前一直都给她开了不少的方子,可是却也没有看到什么好转。

   “我说你啊,就不要整日愁眉苦脸的为我担心了,只是可惜了哀家这一生还没和你吵够呢,唉。”

   她叹了一口气,这场面极其的伤感。弄的林喻一直都在揉眼睛。

   “下一世我若是再做帝王,朕可是不要再娶你这个老妖婆。这一生都没让我能够三宫六院。”

   林喻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离她太近了,也是生怕被她发现自己有什么异样。也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现在这齐颜的眼神不太好,可是齐颜还是能够感觉的到林喻正在擦拭眼眶的泪花。

   “哀家还不想和你再做夫妻了呢。”

   贫嘴虽是如此,可是终究也是斗嘴斗了一辈子了。

   “林喻,你能不能抱着我睡一会。我好久都没有躺在你的怀里了。”齐颜说话的声音很是微弱,就像是随时都要断了气似的。

   自然林喻是有什么好拒绝的,直接躺在床上给齐颜紧紧地搂在怀里。

   宫中内外广为流传,先皇爱妻如命,其一生只娶嫁叶皇后一人,诞一子一女,膝下承欢。爱百姓如子,是个好皇帝。这些都是已经被人给说烂了的梗,回想自己这一生,又或者说自己这一遭走的也算是值得了。

   她也不能说算是累了想要休息了,只是心有力却身不足,原本也是想要和林喻好好说上几句话的,可是都哽咽在嗓子里,一个字也冒不出来。

   两人在一起久了倒是也难免会有心有灵犀,林喻能够感觉到怀中人儿的异样,他一直都忍住自己的眼泪不让滑落在她的脸颊上。

   “林喻,你,知道吗,我酷爱穿越小说,可是这一生中,让我最为开心的,并不是我是真的穿越了,而是这一遭有你,有你陪我走完了这一生......”

   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哽咽的就连话语也说不囫囵了,但是虽说如此依旧是到最后都嘴角上扬着。

   齐颜整个人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微微上扬躺在他的怀中,除了脸上不是太平整有几道褶子之外,还是像几十年前初见的时候一样。忍了数十载。林喻从未在谁的面前哭成个孩子,却也抱着她的遗体一直泣不成声。

   强烈的光线照射的齐颜双眼很是不舒服,只是让她感觉到奇怪的是。自己不是应该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这死人还有直觉?她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不要睁开眼睛了,反正死了也就已经死了,没有什么意义了。

   “齐颜!齐大小姐!您这是在工作呢还是在睡美容觉呢!您要是想要睡美容觉就回家!Fuck!”

   她被一阵劈头盖脸的责骂声给吵醒了,此时此刻,Cc李正站在她的面前,脸上的表情狰狞的可怕。忽然间齐颜楞了一下,又掐了掐自己的脸。原来这只是一场梦!

   齐颜的内心深处是又觉得欢喜又觉得惊扰,如果说只是一场梦的话,那么林喻也就是真的不存在了,就在她烦扰的时候CC李一阵咆哮声。

   “FUCK,YOU!真是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林总点名要你跟他一起去谈我们这次合同的事情!祝你好运!”

   感觉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可是又觉得好像并不是应该按照这个套路走下去。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指针,原来这一切都又回到了原点。

   收拾好了衣裳,整理了一下着装。其实她也没有特别的确定,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梦境,所以就当自己做了个白日梦,随之就跟着一起下了楼。

   甚至是她今天看着外面狂风鄹雨的天气都觉得分外的美好,心情也是格外的舒畅,所有人都拿着看傻子一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看,大家都不知道她究竟是在笑什么。

   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一辆闪电蓝的兰博基尼就停在公司的门前,看着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驾驶室走了一个人打着一把伞径直的走到了她的身边,毕恭毕敬的九十度弯腰。

   “齐小姐,我们林总在车上等您呢。”

   齐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惊愕的看了他一眼。司机压根也就没有理会她是否真的已经反应过来,直接给她塞到了车中。

   刚刚被雨水淋到的宝宝上面一层水渍,身边一只手递给她一张纸巾。

   只是出于下意识的说了一声谢谢,回过神却发现那手指葱白细长却是那么的熟悉。

   回头看到身边那人的时候,齐颜已经是吓得根本合不上嘴巴了。

   “叶长欢,你可知道你走了之后,我难过了多久?”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