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天玄砚

第一章 天玄砚

   “蚩尤曾与炎帝大战,后把炎帝打败。于是,炎帝与黄帝一起联合起来战蚩尤。蚩尤仅率手下百余战士与黄帝争天下,在冀州展开激战。蚩尤刀剑耍的是虎虎生风,但前有炎帝拖战,后有黄帝夹击,自是寡不敌众,终于落败!”

   闻风亭里,人头攒动,听完说书老汉张才讲解一代战神蚩尤传奇一生后,不时爆发出一阵唏嘘声,有大骂炎帝与黄帝不配为一代英杰,竟拿不出与战神蚩尤一对一作战的勇气。也有人大骂老天择人而待,天妒英才。更有人细细数落起炎黄两帝的不是来,说他们不配与蚩尤相提并论。当然也有站在炎帝与黄帝这一边,帮他们说好话的。

   于是众人很快分为两队,一队以战神蚩尤为榜样,敬佩他足智多谋,能征善战,以少敌多,虽败犹荣。一队以炎黄两帝为中心,战场本就是九死一生,兵不厌诈,成王败寇,若易地而处,谁不想活命独霸天下。

   议论、讨伐热火朝天,舌战隐隐有上升为肢体战斗的趋势。倒是亭子角落里一位五官精致女子安静的品着手里的百花茶,茶花伸展而开,铺满杯面,竟是百花争艳,让人舍不得喝下这茶水了。她眉头轻蹙,很是不以为然。

   “看姑娘的模样,似乎不太认同张才所讲?”

   听见有人询问,少女抬头,一名身着灰衫的老者正笑吟吟的望着她,老者眉发雪白,脸上皱纹交错,倒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如暗夜的星辰,煜煜生辉,好漂亮的一双眼睛!

   少女惊叹,随即莞尔一笑,画虎画皮难画骨,一个人的外貌再如何乔装打扮,眼睛却是最难骗人的。只是这易容术也太神奇了些,居然丝毫看不出破绽。

   “据《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那蚩尤手上仅八十一个兄弟,便请异士风师雨伯前来帮忙,传说蚩尤有八只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善于使用刀、斧、戈作战,不死不休,勇猛无比。黄帝无计可施,节节退败,遂向天帝请旨,派天女魃助战,女魃善观天象、精研战术,阴阳之略,蚩尤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那时剑术并未流传,蚩尤擅长刀、斧、戈,哪里来的虎虎生风的剑术?若是没有天女魃助战,纵是炎黄两帝强强联手,蚩尤又怎会兵败身亡?”

   灰衫“老者”一怔,旋即问道:“那姑娘可知,助黄帝战蚩尤者是谁?”

   “九天玄女啊!”

   “你如何得知?”

   “网络上到处都有!”忽而想起自己已莫名其妙的穿越了,凤清儿急忙改口道,“作为炎黄子孙的后代,知道这些不足为奇吧!”

   炎黄子孙的后代?难道她就是……这下灰衫“老者”有点激动了,从怀里掏出一物,“姑娘可认得此物?”

   “天玄砚!”凤清儿惊道。大学里她主修考古系,对历史文物下了很深的功夫,只一眼就认出了老者手中的物品。

   天玄砚乃是上古神话九天玄母天尊专用的砚台,圆形瓷砚,砚身雕有九只白鹤,九天者,八方也,九也是极限的意思。砚底有三足,寓意三角鼎足之势!

   一个神话而已,没想到竟真有此物!

   这要是放在现代,是国宝中的极宝啊!

   对于凤清儿一眼能认出砚台,老者心中仿佛大浪翻滚,颤声道:“姑娘即认得天玄砚,想必也知道它的来处了?那姑娘能否说与我听听?”

   “‘老先生要听’?”网络上有好多个版本,却没有一个是经过历史考究过的正确说法。

   灰衫“老者”点点头,笑道:“若是讲的好,这天玄砚就送与姑娘了。”

   “真的?”凤清儿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

   凤清儿仔细打量着“老者”,虽使了不正当的手段易了容,但双目清明,不像撒谎,当即将脑中诸多有关于九天玄女的版本融合,然后稍稍重新编制,很快便有了一个新的故事融成。左右都是神话,只要不是太离谱,料想对方也无从考证。

   灰衫“老者”听完后,激动万分,当即将砚台双手奉上。

   此时,夕阳斜射而进,将凤清儿包裹其中,金色的霞光铺在她的脸上,抬眼望
去,犹如俗世中出尘的青莲,高贵淡雅,花颜绝世。之前未多加注意,这回“老者”抬头,竟有些看痴了。

   没想到一个胡编乱凑的故事就得了个宝物,天啊,古代的人也忒天真忒好骗了吧!

   凤清儿感觉做梦一般,心脏狂跳,颤抖的接过老者手中的天玄砚,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生怕一个眼神就把它给瞧碎了。

   砚台冰凉彻骨,质地光滑如镜,九只白鹤展翅高飞,栩栩如生。尾足云雾翻腾,如九霄之门即将开启。

   她曾随父亲四处游玩,见过所谓的四大名砚,当时已叹为观止,今日见着天玄砚,相比之下,觉着它们比不上天玄砚微尘一角。

   “这下我可要发财了!”

   灰衫“老者”嘴角一抽搐,正色道,“这可是宝贝,千万不能随随便便把它给卖了或者典当出去,否则我可要收回的。”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神秘一笑,“若是姑娘发现它的好处,只怕会离不开它啊!”

   “什么意思?”

   望着那灵动的双眸,“老者”嘿嘿一笑,并未作答,只是看了眼天色道,“东西已送出,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老先生慢走!”凤清儿连忙应答,将砚台紧紧抱在怀里,生怕对方改变主意,将砚台收回去,此刻巴不得他快走呢。少女的心思岂瞒得过灰衫“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呵呵一笑转身离去,却留下一句话意味深长的话,“在下姓玄,姑娘若是想找我时,别忘了我的姓。”

   悦客居。

   简单的用过晚饭后,凤清儿便进入自己房间,天玄砚置于桌面,手托香腮,眼睛死死的盯着它,好半天不曾动一下。

   天玄砚,这就是天玄砚!

   九天玄母手中的东西啊,不说它历史悠久的时间年限,单看它表面形态各异巧夺天工的九只白鹤,堪称一绝,价值连城!凤清儿直勾勾的望着它,仿佛金山银山堆在面前,她感觉她要发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