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天香阁戏耍贵公子

第一章 天香阁戏耍贵公子

  第一章天香阁戏耍贵公子

  冰国十六年。

  冰国皇朝建国百余载,君贤臣明,四海升平,境内久无战事相扰,百姓久离战乱之苦,安居自会乐业,各地繁华遂起。帝都,繁华富贵不可或缺。

  在这个个个区域国安分守己的太平盛世里,冰国、水国、金国三足鼎立于天下,三国常年无纷争,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和谐生存法则安静的生存下来。话虽如此,但是在深宫的机要处,依旧还有人深谋远虑——所谓不得天下不心死便是历代国王们的终身使命!

  凤凰都——是冰国的皇都,这里不仅体现出了冰国的富贵有余还处处彰显了冰国的开化国教。人潮涌动的步行街上,随处可见衣着华丽的富贵人家携妻带子的游走在个个摊位前面,无不出手大方阔气!街角的小贩们卖命的吆喝自己的商品,希望可以早点收摊回家与妻儿恩爱团圆。街道两旁的酒家和各类商店里面也是人流不息,五光十色的蚕丝衣着和华丽的古玩玉器更是数不胜数!在街道的西南方向坐落了一大幢皇宫式的园子,听闻路人道那里是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的府邸!里面的豪华气派那是一般市井小人可以想象的出来啊!在者,话说这摄政王更是了得,年纪轻轻就帮助皇帝夺下了周边个个小国,为冰国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但是说来也奇怪的是这里的人们从未亲眼目睹过摄政王的风采!于是乎他便成了人们眼中的神话般的人物……

  这日,风和日丽,在凤凰都的天香阁里二楼的最角落里,以为公子正优雅的喝着上等的开春茶,这位公子面容洁净,柳叶眉,杏仁眼,高挑的鼻梁下一张殷红的薄嘴唇正不急不慢的品着茶水,这样细致的公子可不常见啊,略微看着有些单薄了些,但那真真是以为迷人的少爷!别在腰间的玉佩和折扇更是为这位公子增加了气氛气质,在一旁喝茶吃点心的千金小姐们不由得向这边张望,可是这公子却一点也不留心这而暗送秋波的美女们,倒是似乎在听另一桌的几个大老粗们讲话。其实旁边那桌的几个男人都是三大五粗的富家公子爷,但从他们的架势就可以看出家底不浅,只是在文化素养方面肯定是没有他们的家世那样光鲜得体的!

  “小二!给我拿一瓶玉液纯来!”其中一位粗狂的男子叫道“你们怎么做生意的啊?还想不想活了?小心我明天带官差抄了你们的老底!”

  这话说得立马吓得店主和小二心惊胆战,赶紧小心伺候着这位主,店主殷勤的拿起一把做工细腻的上等酒壶为这些人一一斟满酒杯“各位爷儿,着可是小店最好的玉液纯啊!此乃只因天上有啊!您请细细品尝!”

  “老板,我看你是活腻了吧?就这等酒色爷敢说是只因天上有?笑话,想当初家父身居要职,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吾家世代富贵,料什么好酒是没有喝过的啊!”另一位长的丑陋的男人捋着袖子得意的叫嚷着,惹来周边人的注意

  “小的不敢,我自是知道您几位都是大富大贵之人,哪敢稍作怠慢啊!还请各位将就将就,我自是会呈上本店所有奇珍异宝啊!”店主和小二唯唯诺诺的做辑

  “着还差不多!老子有的就是钱,你尽管上最好的!”

  “是是是,您先喝着,我们这就下去准备!”

  店主和小二头逃命似的离开这桌人,这桌人看到自己如此风光得意的又说开了,不到一刻钟,小二已经端着华丽的美食朝那些富贵子弟走来,坐在角落的公子终于按捺不住,从腰里摸出一锭钱随意的扔在桌子上“结账!”就准备离开,不过他并没有径直的朝出去的楼梯口走去,而是故意绕道了那桌人的身后,说来也巧,小二也就在这时小心翼翼的端着托盘走来

  “哎呦~~~”

  “小二,你是怎么走路的?难道你这般放肆就不怕店主收拾了你去?”公子一手接着小二没有抓稳的托盘,一手拉着就要倒地的小二“各位,这可是你们的菜?要是刚才我没有及时接住的话,恐怕你们是要白白浪费着些让人垂涎的玉食了啊!”那位公子妩媚的笑道

  “你是吃什么的!找死是吧!”果然听到这位陌生公子的话,其中的几个人就恼羞了

  “诶,大爷,你们这时做什么?菜不是还好好的在盘子里面吗?都是文雅人何必跟一个小二较真啊!有失身份呐!”公子把菜随手一放就拉起还在颤抖的小二

  “对——对——对——啊!大爷,小的手笨,您就原谅小的吧!”

  “去去去!马上给我滚蛋!”一位客官不耐烦的招招手“公子果然是身手敏捷,眼力劲也好啊!不知可愿意与我等一起喝一杯啊!”

  “哈哈——能受到你们的赏识我自是受宠若惊啊!呐我就斗胆坐下小酌一杯啦!”

  “好,果然爽快,来倒酒!”

  “不过在下初到此地,想也不便久留,”喝完一杯的公子慢慢的说道“我还要去和我的朋友们汇合呐!”

  “那不是可惜了我们这么好的缘分了?公子为何此版急忙,莫非是看不起我等?”

  “哪敢哪敢!我这不是急于赶路吗!日后有缘定会相见吗!”

  “看来公子果真有事在身,敢问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哈哈——古言道:过路莫问他人性,相见与江湖自当相忘于江湖啊!”公子嘴上这么说,不竟然心里是万分想要赶紧的离开。终于和这厮搅和完毕,公子爷就立马离开了天香阁,走到天香阁的楼下,公子顺势一拐,拐到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

  “哈哈——一群蠢货!我看你们待会怎么办!”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三个鼓鼓的钱袋“我玲珑生平最厌恶的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了!哼!让你们猖狂!”说着,玲珑惦着三个钱袋哼着小曲离开了

  戏剧性的一幕却在不久后的天香阁里上演

  “客官吃的可好?嘿嘿这可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啊!”

  “嗯,还行吧,凑合这吃!”满嘴油渍的男人一边剔牙一边说道

  “额——那个客官,呐你们是不是要结账了现在?”店主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一桌包括刚才的酒一共是,一共是五万三千九百两银子!”

  “什么?”其中一位跳了起来,却被另一位给拉住了

  “你这是做什么?害怕我们付不起钱?笑话!这饭我请了!”刚才跳起来的那位一听是他请客,心里偷着乐了起来

  “唉?我的钱袋呢?你们谁见了我的钱袋——”

  “王兄,你不会是出门没带钱袋吧,故意——”

  “你他妈说什么鬼话!”

  “算啦!我来!——唉,我的钱袋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的也不见了!”

  几个人不敢置信的翻遍全身上下愣是没有找到自己的钱袋

  “哼!你们这一群孙子,没钱还敢冲有钱人来我这要吃要喝!来人啊!给我打!”

  ……

  “慢着!我可告诉你,我可是李员外的儿子,你敢动我试试看!”那位客官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更加嚣张的威胁到老板

  “就是,我就不信了,区区五万两银子能为难到我们?”

  “我说客官,那你们倒是拿出钱来啊!我们做小本生意的经不起你们这般的折腾,”老板不再像刚才那样的胆小“天子脚下,买卖合理公开可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啊!你们要是不结完账,我是不会让你们走的,想当初摄政王还不是老老实实的结账吃饭了?”

  “真的吗?你是说摄政王也在这里吃过饭——”其中一位狐疑的问道

  “那是当然!”

  “王兄,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让人给我们送些钱过来吧,不然王子脚下犯事儿的确不值啊!”

  “可是,我怎么好意思跟家里开口啊?我爹今天才给我的零花钱啊!”他们嘀咕的说道

  “嗨,嗨,嗨,你们几个倒是说怎么结账啊!”

  “哎呀!王兄!我算是明白了,一定是今天那个公子!借机偷走了我们的钱袋啊!小二,你说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啊!”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另一个人也大叫起来

  “少废话,嫁不出钱我们呢就去见官!”店主不想再跟这群人胡搅蛮缠,直接命几个粗壮的勇士架起他们几人就朝公堂走去,只留下店里的一阵讥笑声

  “主子,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要不要换一个地方?”以为身着黑衣的男子附耳与一位长得英气逼人,高达健壮的男子

  男子没有回头,只是站在窗边看着被押下去的三个男人,抿紧嘴巴,久久才发话“怎么回事?天子脚下还有这些骚动!”

  “主子——”那位黑衣人被主子的冷漠给逼退了几步,他知道自己面前的可不是好惹的主子,这门多年来凡是都要求最好,更是冷酷无情了些。今天自己听从吩咐定了天香阁的包间,可是料想会发生这等意外,这下自己肯定要死惨了!

  “怎么?你还这干嘛?”男人装过头目光犀利的射进男子的心脏“给我查清楚!”

  “是!”男子不敢稍作停留,立马走出天香阁

  这位男子边说当朝的摄政王——顾长风!

   

  盗窃门

  就当天晚上后,黑衣男子秉公调查三位男子是否想要在凤凰都白吃白喝,但是出乎意外的是竟然发现一连串的莫名丢失荷包的案件,这时凤凰都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啊!

  黑天豹感觉此事定有关联,不假思索的赶回摄政王府邸

  “主子,昨日按您的吩咐我去了一趟衙门,发现者几日竟然有数起富家子弟荷包失窃案……”黑天豹小心的说道,生怕主子雷霆大怒

  “喔?”

  “我现在已经派遣了官差在街头巷尾秘密巡查,我想盗贼一定还会再现身的!”

  “哼!想我天子脚下竟然有人敢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还有那群官差都是吃什么的?干不了活就立马滚蛋!”顾长风面无表情,把站在下面的黑天豹瘆的慌

  “启禀大人,管家说左丞相求见”一位长得标志的丫鬟
从门外走进说完立在一旁等候吩咐

  “我马上就到!”顾长风顾不得在责备一群没用的官差,从宝座上大袖一夫,跨过台阶而去,留下一旁擦汗的黑天豹和那个传话丫头

  “大人,左丞相此次派遣管家来怕是有什么居心啊!上次您在皇帝面前对右丞相的支持一定是触动到他的利益了啊!您可要谨言慎行!”一位手持羽扇,头发披散在肩头的男子说道

  “呵呵,就凭他一个区区丞相还想要掀起什么大风潮?”

  “话虽如此,可是就这几日对丞相和百官的调查,这个左丞相还是有一些势力的,我们可不能因为这一个小人物破坏了我们冰国的大谋划啊!”

  “白展鹤,你去看看右丞相那边有什么行动,在联系尚书大人今夜子时前来相会!”

  “诺!”白衣男子恭敬的退下。而顾长风则有些释然的朝前厅慢慢的走去

  “老夫给摄政王请安!”以为六旬的老头子毕恭毕敬的给摄政王做了一个辑“摄政王今日可安好?”

  “承蒙大人关心,我好的很!”顾长风没有像尊进长辈一样的尊敬眼前的老头子“丞相请坐!”顾长风只是当自己坐下后顺手指着一张椅子傲慢的说道

  “老夫前日听闻,您对圣上提起右丞相的招兵买马的计划,吾等对于天朝的江山大计定时鼎力支持的,可是现今下一片祥和,我都繁荣昌盛,兵力强大,为何还要花费一大笔资金去充实兵库?”看看来这位老头子是有备而来,不然谁敢如此直接的跟顾长风谈论这种事情

  “看来左丞相真的是很关心帝都啊!不过恕我直言,兵权向来都是武夫所关心的事情,你一届文官是不是涉足过远啊?”

  “这个,王爷你误会了!呵呵——”这个摄政王也未免太不惊人情了吧!

  “再者,圣上向来英明,他做的决定难道还需要你们来评判质疑吗?我现在虽然替圣上掌管兵权,可是也不敢妄加评论啊!丞相您这话要是不小心走漏风声恐怕我也会受到牵连吧!”顾长风蹙着眉头问道

  “微臣不敢啊!王爷明鉴,我乃衷心一片怎敢质疑圣上的决策啊!”

  “哦?那你这次前往我这有是出于何目的?难道不是想要让我劝圣上放弃对兵权的采购?”

  “额——王爷——”被一语道破的丞相无言以对,看来自己真的是太高估自己的胆量了啊!

  “好了,大人我看你也没什么事情了吧!那我就失陪了!”说着顾长风一手拂袖子一手至于胸前准备送客

  “且慢,王爷,老夫只是一时性急,没能瞻前顾后,目光短浅,还望王爷吧刚才的话捅捅都忘记了才好啊!呵呵——”老叟甚至这个王爷可是得罪不得“我还在九重居准备好了酒菜和美人,不知王爷可否赏光和老夫一去?”

  “算了,我还有事情,哪有时间和您一起花天酒地?丞相还是自行享受吧!送客!”

  “哼!”被拒绝的左丞相气急败坏,狠狠的瞪着渐行渐远的顾长风,愤怒的甩袖离去

  在后花园,顾长风站在一座石拱桥上,平静的水面因为三两片从高数上落下的叶子而泛起涟漪,手中把弄着两个硕大的元玛瑙,一阵风吹来,吹乱了顾长风前额的一缕发丝,明亮的眼睛里伸出一阵寒光让人毛骨悚然

  “大人,我们的线人来报,右丞相今日出城到了火国!”白展鹤站在顾长风的身后

  “老家伙,我就知道他也是有所准备的人!看来我是要出手了啊!展鹤,你马上让人到九重居监视左丞相的一举一动!”

  “是,大人我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

  “我听天豹说您最近在追查凤凰都荷包失窃案,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一个人很可疑啊!”

  “哦?说来听听!”

  “此人长得文质彬彬,而且衣着华丽,但是却擅长偷盗之术,我暗中观察过了,这个人在一天内就顺手牵羊了十几个荷包,但是很奇怪的是他好像并没有把偷来的钱花光!”

  “噢?那他把钱用来干嘛?”

  “我也不知道,我已经派人跟踪那个小偷了,我想只要今晚他一回到住处我们的人就知道他把钱藏在哪里了!”

  “是吗?”

  “大人其实我一直怀疑这位盗贼是境外之人——”

  “境外?”

  “对!”

  “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可以再我的眼皮子下行窃!”

  顾长风原本就细长的眼睛因为猜疑显得更加细长了。眉目间的杀气愈来愈浓烈。但是他心里清楚,但凡试图破坏冰国安宁的人都不得好死!

  傍晚,顾长风、黑天豹、白展鹤经过一阵乔装之后,悠闲地出现在凤凰都的街道上,顾长风接到密探的消息说行窃者每晚这个时候都会出现在集市上进行盗窃,于是乎三人看似在看街上的买卖风情,实质上是在搜寻窃贼的身影!

  “主子,看!就是右边那个穿白色衣服带帽子的家伙!”黑天豹低声的告诉顾长风

  “我当时什么人物,看他那样简直有些弱不禁风啊!呵呵!”

  “主子不可大意啊!这人看似文弱书生,可是武功了得!反应机敏的很,有几次我就差点抓到他了都让他给溜走了!”

  “哼!”顾长风不相信的大步朝那个白衣男子走去

  “老板,你这个怎么卖?”顾长风故意大声的对以为买古董的老板说“你这个怎么像是赝品?”

  “哎呀,大爷您这可就是说笑了啊!我们家可是时代做买卖的,怎么可能卖假货啊!您在仔细瞧瞧!”老板笑呵呵的看看这这位衣着华丽的主子

  “是吗?”顾长风测过身子,让自己的荷包漏出来“我倒要看看你这货有多真!”说着便假装仔细的看了起来

  “哼,又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家子弟!”玲珑心里狠狠的说道“叫你买,我看你待会用什么买!”玲珑贼贼的笑了起来,慢慢接近这位看瓷器的男人,当玲珑靠近顾长风小心谨慎的伸出手“哈哈,有得手了啊!”玲珑高兴的心花怒放

  “站住!”顾长风一把放下手中的瓷器,把一把扇子架在准备离去的玲珑的脖子上“交出来!”大家被顾长风的举动给吸引了,都放下手中的东西停止买卖靠了过来,玲珑预感这次自己美那么容易逃脱

  “你想干什么?”玲珑镇静的问道“吧你那臭气熏天的扇子拿开!”

  “我的扇子再臭噗,也没有你的口臭啊!”顾长风转过侧对着玲珑的身子,四周的人被顾长风刚才的话逗乐了,发出一阵爆笑,黑天豹和白展鹤也走了过来拨开人群等候主子的发话

  玲珑看着转过身子的顾长风心中一惊“此人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啊!哇!好帅啊!——不!怎么可以现在犯花痴呢!醒醒玲珑!”玲珑做着艰难的思想斗争“你,你,你——谁啊!我认识你吗!”玲珑说着拨开架在脖子上的扇子,离开

  “想走!没那么容易。”黑天豹不等主子发话就自行行动准备擒拿玲珑,怎料玲珑反应迅速的躲过了黑天豹的爪子

  “王八蛋,竟然耍阴招啊!好啊,不发威你当我是书生啊!”玲珑说着就朝黑天豹飞过一腿,速度之快让人还没来得及看到玲珑出手黑天豹就已经被踹到在地

  “哎呦~~~~”

  “哼!”玲珑用右手拇指扫过鼻尖“跟我玩!弄死你!哈哈——走咯!”玲珑看着一旁干瞪眼的几个小楼楼帅气的甩了甩头发,踩在一个小摊上,腿一蹬句飞了起来

  “哼,没用!想跑?没那么容易!”顾长风一把拉开看热闹的人,看着旁边的墙壁踩着墙壁飞了起来,在屋顶上张开第二波的追击

  “呦,看不出来,你一个花花公子竟然还有这本事,好啊,我就让你看看大哥我的轻功有多厉害!”玲珑毫不费力的往前跑着,时不时的回过头来朝顾长风扮鬼脸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跑多远!”顾长风生平还没有主动出手追过一个小盗贼,不过这个盗贼也太嚣张了吧,竟然还对他做鬼脸!不可原谅啊!

  “看你往哪里跑!”顾长风一跃飞到了玲珑的前面,玲珑低下身子直接从顾长风的胯下飞出去,

  “来啊来啊!我在这里!”逃脱的玲珑嬉皮笑脸戏弄顾长风“有本事你就抓到我啊!”

  “哼!看你还能得意多久!”顾长风顺手抓起身边的东西朝玲珑砸去

  “啧啧——你们这些男人就是狡猾,竟然还用暗器!丢人啊!贱男人!”玲珑不费吹灰之力就躲过了偷袭自己的货物,只是可怜了那些无辜的百姓啊!

  “我会让你后悔的!”顾长风越听越生气,终于使出自己的真本事,顾长风一个侧踢在横扫,逼得玲珑节节后退“你就等着哭吧!小毛贼”说着顾长风有突然像玲珑伸出一拳。玲珑因为还没有准备好就战,慌忙躲避着快速的腿法,冷不防顾长风的一拳直接打中了玲珑的脑门。玲珑退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你——你——耍赖——”说完这几个字玲珑就毫无知觉了

  “怎么?就这点本事?喂!起来再打啊!”顾长风有些得意的看着这个躺在地上的可笑的小偷。果然这个小偷长得相当的瘦弱啊!

  “主人!——”黑天豹和白枕鹤带着一群人匆忙的追了过来,后面几个卫士有些喘息不均

  “主子不愧是当朝第一武士!”白枕鹤看着流着鼻血躺在地上的玲珑忍不住笑了起来

  “把她压倒大牢里!明天我要亲自己提审他!”

  “什么?”黑天豹和白枕鹤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说出这话的主子,不会吧,主子怎么会亲自要求审一个小偷?刚才他亲自出手就已经实属罕见了!

  “怎么?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顾长风的心里憋着一开口气,刚才这小毛贼大言不惭,还骂自己是贱男人,他顾长风倒要看看明天这个大胆的毛贼有多丢人!

  “遵命!”接着后面的几个卫士就驾着昏迷的玲珑离开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