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三十二章 王妃归来

第三十二章 王妃归来

  顾长风自己也很清楚现在冰国的情况,现在冰国如果找不到更多的后援兵是很难有胜算的,可是现在其他国家的人,哪有人愿意借兵给冰国。秦天就是料准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才如此悠哉的等待顾长风的回来,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一个女人——玲珑!

  “报告王爷,水国不愿意借兵,说是难以自保!”一个将士上前报告。

  “哼!都是一些见死不救,没有远见的窝囊废!当初我们帮主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不知道知恩图报!”另一位你将军气愤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王爷,皇上被困,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不能就这样无动于衷啊!”

  “现在凤凰都什么情况?”顾长风蹙长的眼睛里面一股寒冰正在被烈火燃烧,“借不到兵,我们就自己攻进去!”

  “可是我们只有三十万啊!怎么敌得过那一百五十万的后援兵!”

  “那也好过坐以待毙!”

  “明天他们就会攻进城里去了王爷!”

  “哼!我不信,天要灭我冰国!”

  虽然说顾长风并不相信冰国的辉煌会消失,但是毕竟眼前的确是一大难关。冰国是自己陪伴着冰帝一手扶起来的,要是真的就这样失守的话,谁能不心疼!

  这一夜,顾长风看着树林里的月亮,还有远处的冰国,还有遥远的西北方向,思绪万千。

  ……

  在摄政王府里,

  “展鹤哥哥!我哥现在在哪里啊?他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顾青青从来没有真正的面临过战事,现在灾难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她很是害怕,而这个时候自己的依靠却不再身边。

  “公主,王爷已经在城外扎营了,您放心,王爷一定会把敌人赶走的!”白展鹤看着顾青青一脸恐惧的模样,心里很是疼惜。

  “我好害怕啊!为什么要攻打我们?我们不是一直都相处的很好的吗?”

  “公主,国家与国家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和谐,也许会有短暂的平缓,但是,我们必须要勇敢的接受这些!”

  “可是!现在不一样!”顾青青哭着说道,“哥哥还没有找到玲珑姐姐呢!”

  “青青——白展鹤看着永远单纯善良的顾青青,真的很想带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可是自己还要保护真个凤凰都的安全,更要考虑全城老百姓的安慰,如果自己自私的只带着顾青青离开,那样他会一辈子不安的!

  “您还是先去休息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白展鹤摸着顾青青的头温柔的安抚她的不安。

  “展鹤哥哥,”顾青青突然仰起头问道:“我会不会死掉?会不会见不到哥哥,会不会看不到玲珑姐姐,是不是就要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不会的!”

  不只是顾青青,王府里的其他女人早都慌乱的不成样子了,唯有一位女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淡定——江暖儿。

  江暖儿每天在自己的屋里一遍又一遍抚琴,琴声穿过屋子传到了走在屋外的顾青青的耳里。

  “你竟然还能泰然的弹琴?”顾青青以前一直没有接触过这个女人,因为她知道这是火国来的女人,还是迫使风儿离开的女人!

  “公主,您竟然会到我这种地方来!真实稀客啊!”暖妃没有起身,只是一边抚琴一边跟顾青青说话,

  “你一点都不害怕吗?如果火国攻进来了,他们会把你带回去还是——”

  “公主也觉得冰国的时间不多了吗?”暖妃不慌不忙的反问顾青青,“我早已经不愿意去考虑这种问题了,我的生死好像已经完全不让我感到一丝一毫的恐惧!但是——”

  “但是什么?”顾青青慢慢提起和暖妃聊天的兴趣。

  “你不会懂的!”琴声停了下来,暖妃站了起来,“公主,您还是请回去吧!也许冰国的明天还会看到太阳照旧升起来!”暖妃的面容再次染上了灰色。顾青青没有强求留下来,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和这个奇怪的女人继续对话。

  天已经灰蒙蒙的露出了鱼肚子,顾长风就这样站了一夜,果然在天再亮一些的时候,帝都那边传来一声炮响,然后顾长风就听到一阵接着一阵的呐喊声。

  “玲珑,你一定要活着,我错过你是我一生的遗憾,但是我的爱永远只属于你。”顾长风自言自语的说,然后转身离开了营房。

  “兄弟们!冰国的生死就在你们手上了!今天不论成功与失败!”

  “冰国!必胜!”士兵的士气高涨。

  战斗打响了,开始,凤凰都里的一百万士兵都坚固如钢铁,和城外的一百五十万敌人不相上下,但是这一场苦战持续了三天之后,冰国的士气开始明显的减弱,这时候,顾长风知道应该是最后一搏的时候了,于是带领和自己仅有的三十万兵马冲回了凤凰都的城门口。

  “太子,顾长风的兵马已经到了!”

  “很好!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哈哈!我的战袍拿过来!”秦天神气的站了起来,披上一件用金丝线绣着天子标志的龙的图腾的战袍,拿起自己的长剑走出了战棚。

  “是你?”顾长风站在军队的最前面,看到的火国的领军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很是震惊,“哼!原来是你,我说怎么一开始看你就觉得你那么碍眼!小人!”

  “哈哈!你我都是带兵打仗之人,这怎么可以说是卑鄙,不过是兵不厌诈罢了!”秦天在自己的战马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不要得意的太早!”

  “那就尽管来吧!顾长风!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于是两军便开始了惨烈的厮杀,明显秦天的军队占了上风,可是顾长风的武功太强了,即使几百号人也没有办法伤到他一根毫毛,秦天见自己的部下们有办法打败顾长风就决定自己上场,但是好几个回合也分不出胜负。

  “王爷,不好了!城里的人扛不住了!”

  “报——王爷,火国的一大批援军来了!”

  顾长风焦头烂额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现在的局势,

  “哈哈!哈哈!顾长风,你注定要败在我的手下!我实话告诉你把!”秦天也得到了探子的汇报心中大悦,“这小小的凤凰都我早就可以拿下!要不是为了看一下你的真本事,你真觉得我会等到现在才认真吗?哈哈——”

  “报——”秦天的探子再次跑过来,可是这一次的表情跟刚才的完全不一样,秦天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没有注意到这细节。

  “太子!不好了,不知道哪里来了一群人把我们的援军全部给截住了!”

  “你说什么?”秦天像是遭遇晴天霹雳一样,“怎么可能?那国的敢出兵帮助冰国?”

  “不知道,没有见过是哪一个国家的,像是隐匿的部落!他们个个身材高大,武器锋利!骁勇不可抵挡!”

  秦天越听越生气,可是那只强大的军队竟然一路喊杀冲,到了凤凰都的门口,也就是两只只军队对峙的地方。

  顾长风还以为是另一只乘虚而入夫人哪一个军队,可是看着他们奇特的服装,并不像是中原的那个国家,因为这样怪异的装扮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样子即使是跟风儿的国家比较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强健的体魄完全胜过了自己那一次遇见的族人,突然顾长风想起风儿在他要离开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难道这是西北的残暴的隐匿部队吗?可是他们为什么也来攻击自己呢?难道是风儿——

  就在顾长风觉得五路可走的时候,这支军队竟然看是攻打起秦天的军队,秦天的兵马立马溃散开来,这样强势的攻击根本就是没有办法抵挡!

  “王爷,这是怎么回事?来着是敌是友?”

  “不要放松警惕,呈现在我们一定要坐收渔翁之利!”顾长风没有办法为了保住自己的国家,他不可以对别人心慈手软,等到顾长风决定再次冲锋的时候,秦天的军队已经开始各自逃命了,而那些野蛮人完全不理会冰军,故意避开了他们依旧追着火国的军队跑。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顾长风看着一群野蛮人追着一大群军队离凤凰都越来越远,心里纳闷了。

  “王爷!”白展鹤也被城外的战况搞糊涂了,这倒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打着打着竟然又多了一群人,看样子是来帮助自己的,而这群人看样子就是西域的一些部落。“为什么会有西域的族人?难道是您请来的帮手吗?王爷果然厉害竟然可以让哈克组的人来帮助我们!我们现在安全了!”白展鹤不敢置信的说道。

  “不是我请来的。”顾长风看着远方,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你刚才说是‘哈克组?’这是什么来头?”

  “什么?不是王爷请来的?可是哈克组从来不会干预中原的事情,他们是西域部落里面最强大一个隐匿部落,知道刚才我才敢相信他们是真的存在!”

  这么一说,顾长风更是困惑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但是目前最大的任务就是趁火国的兵马被击退的时候干净重整军队,随时预备那些人的再度归来,还有那可怕的哈克组人!

  “王爷,冰帝知道您已经在城外了,您要不要回去拜见皇上?”白展鹤对顾长风说道:“公主也很是担心您!”

  “你回去,加强皇宫的部署,现在一定很多人会有造反之心,皇上的安危才是你现在应该当心的!我要继续留下这里,以备突然的袭击!这些受伤的士兵,你找太医为他们医治,我们的兵力已经大损,一定要尽快接到援兵!”

  “是,王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白展鹤没有马上离开,“黑天豹和王妃娘娘呢?”

  一提起玲珑,顾长风似乎有显得有些伤感起来,他没有回答白展鹤,“你回去吧!”白展鹤不再过问。

  顾长风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至少在这几天里一切都风平浪静,只有凤凰都的士兵在帝都来回的巡查,里面已经被战火烧毁了当初的繁华的样貌。

  “报!”一个士兵慌张来报:“王爷,城外一个自称是王妃的女人要见王爷您!”

  “王妃?”顾长风屏息,瞳孔也收缩了,“让她进来!”

  “是玲珑吗?”顾长风的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帐篷的门帘被掀了起来,一个头戴这高高的哈克族的特有桂冠、身着和前几日那些野蛮人类似花纹的服装的女子走了进来,这个女人带着面纱,可是顾长风已经从坐着的姿态站了起来。

  “玲珑——”顾长风知道,对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玲珑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被认出来了,弯弯的眉毛似乎笑的很开心,“太没意思的,你就不能装作不认识我吗?”玲珑嘟着嘴,把面纱摘了下来。

  “你?”顾长风的疑惑终于解除了,原来帮自己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王妃!“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让黑天豹找你,你有见到他吗?”顾长风走下站台,拉着玲珑的手,仔细的看着这个可气的女人。

  “黑块头在外面,就是他告诉我你们遇难了!”

  “你是哈克族的?”

  玲珑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说:“对不起,我不能没有把我自己的事情告诉你们是因为,我有不能说的原因!希望你不要怪我。”

  “你是怎么调动这些人的?他们怎么会听你的都来帮助我们?”

  “因为我是公主啊!我请求父王告诉他,如果他不发兵,我就要守寡了!”玲珑还是天真的笑着。

  顾长风被玲珑的话刺激到了,难怪这个丫头的伸手不一般,就连自己,好几次都佩服她的灵活,原来是有这样的一层关系,而且,这么久来,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出她的贵族身份。

  所有的迷惑终于解决了,顾长风紧绷着好几天的脸也终于慢慢有了柔和的色彩,

  “你过来!”顾长风还是不能这样轻易的原谅这个调皮的丫头,“你说你为什么这么绝情的说走就走,还走的那么远!”

  “还不是因为你!你现在竟然还怪我了?”玲珑见到顾长风又摆出一副臭脸,立马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那你也不能走的那么快啊!还不留下任何线索!”

  看着顾长风竟然想受气的孩子一样,玲珑觉得特别好笑,

  “我本来是不打算离开凤凰都的,可是我那天一离开王府就遇见了父皇派来找我的人,所以我就跟着他们走了,我以为你不会来找了我,你不是嫌弃我了吗?”

  “我有说吗?全都是你自己说的!”

  “好啊!你耍赖!”

  ……

  冰国的灾难终于在玲珑的帮助下很快的结束了,顾长风把玲珑带回了王府就去拜见受惊的冰帝。并在冰帝的面前说明了一切。

  王府里和玲珑交好的人再次见到玲珑,都开心极了。

  “公主,暖妃呢?”玲珑见一群人里面没有暖妃,就好奇的问起来。

  “我不知道,她应该在她自己的屋里吧!这些天她真的让人好生佩服啊!竟然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打战的时候竟然还在屋里弹琴呢!”顾青青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玲珑。

  “鸳鸯,你到暖妃的屋里去看看!”玲珑还是有点不放心,鸳鸯点点头就离开了。

  “我当是谁呢?呵呵——”战事过后,王府里所有的女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原来是被赶出去的人有厚颜无耻的回来了!”红妃带着一群人有要为难玲珑。

  “怎么?这么多天过去了,嘴巴还是那么臭?”玲珑一见到这几个恶心的女人,就觉得很是不舒服。

  “哼,再臭也好过你在外面勾搭男人!”

  “你住嘴!”顾青青生气的说道。

  “休得无礼!”黑天豹,制止红妃,“你们这样对待王妃,就不怕王爷回来治你们的罪?”

  “王妃?被赶出去的女人竟然还可以在当王妃?”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从暖妃那边赶回来的鸳鸯看见那群女人又在欺负玲珑很是不高兴,“你们这群人也不睁开自己的狗眼看看,我家小姐可是整个凤凰都的救命恩人——哈克族公主!”

  全场的人,包
括白展鹤也震惊了,没想到玲珑竟然会是一个公主!

  “谁要是再敢欺负我家小姐,我告诉你们,我立马让人过来收拾你们!哼!”鸳鸯叉着腰说道。

  红妃他们不知道事情的真假,可是一个丫鬟都敢这样说,搞不好这一切都是真的,只好灰头土脸的溜走了。

  “公主?玲珑姐姐——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可是我跟小姐回到哈克族亲眼所见!在哪里谁敢欺负公主,统统都会处死的!”

  “鸳鸯你就不要瞎说了,我们那里哪有人欺负我!”玲珑看着顾青青和莫小天一脸畏惧的样子,赶紧制止了,鸳鸯。

  “小姐,暖妃不再屋里。”鸳鸯还是没有把事情给忘记。

  “不再?”

  “那她能去哪里,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顾青青也好奇的问道。的确这几天王府里面谁也管不着谁。

  “暖妃说不定就在王府里散步,我派人去找找。”白展鹤说道,玲珑点头。可是找了一天白展鹤也没有找到暖妃,白展鹤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跟王爷汇报,因为他怀疑暖妃肯能已经逃跑了!毕竟她是火国的人!

  顾长风喂冰国又立下了汗马功劳,冰帝决定开一个封赏大典,庆祝这次的劫后逃生,大典在凤凰都的市中心举办,这天下午,凤凰都又恢复了战争前的繁华。

  大典上,冰帝特地的邀请了哈克族的族长,也就是玲珑的父皇,并且赏赐玲珑‘冰国第一夫人’的美誉。可是就在典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也就是玲珑准备接受冰帝给予的桂冠的时候,突然飞出两个个蒙面的黑衣人,一个劫持了冰帝,一个挟持了玲珑,全场的人慌乱起来。

  “不许动!”黑衣人低声命令玲珑和冰帝,劫持玲珑的是一个男的,可是玲珑怎么感觉这个声音很是耳熟。

  “下去!”黑衣人把剑架在了玲珑的脖子上,可是却离得有一些距离,玲珑想要趁机逃跑,可是看着挟持冰帝的竟然是一个女人,还有,这个女人为何也是如此的眼熟,可是到底是谁呢?玲珑决定在陪这些人玩一玩。可是顾长风却早已火冒三战,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眼皮之下挟持这两个重要的人!

  玲珑找准机会,就开始反抗起来,又一次险些撞上那把锋利的剑,可是挟持自己的那个人居然把剑挪开了,这个举动真的让玲珑很想知道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到底是谁。

  “大胆狂徒,放开他们!”顾长风从台下飞了上来,一群士兵也为了过来。

  此人并没有害怕,只是朝着顾长风走去,玲珑见此人根本无心伤害自己,就机灵的一蹲下,然后用手狠狠的打掉他手中的剑,另一只手想要去扯那人的面巾,可是他的反应也很快,玲珑见男人的反应太快就一转念快速的移到了他身后还在挟持冰帝的女人身边,一飞腿就吓坏了那个人,那个女人也赶紧避开玲珑,玲珑顺利的解救了冰帝,但是玲珑却更加奇怪了,为什么这两个人都还像是在躲避自己?

  “别跑!”玲珑见这个女人要跑,一飞腿就将其踹倒在地上,而那个男人因为被顾长风纠缠也脱不了身。

  “暖姐姐?”玲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平日里娇弱的江暖儿,“怎么会是你?”

  “啊——玲珑——”暖妃见事情败露了,不知道自己搞怎么办。看着一旁和顾长风难解难分的秦天,心里担心的是他。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玲珑,对不起,这就是我的选择!”

  “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天见自己和顾长风没有办法分出胜负,江暖儿的身份又暴露了,不得已要放弃擒拿冰帝的想法,于是城顾长风不注意,在背后再次的挟持了玲珑,玲珑这一次是开始和黑衣人搏斗了起来,黑衣人很是忍让的只想要带玲珑走,顾长风因该已经知道这个人就是秦天了,看着他想要带走玲珑,顾长风的怒火已经完全爆发,从背后朝秦天刺去。

  “不要——”江暖儿看出了顾长风的意图,但是剑的速度太快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已经刺穿了江暖儿的心脏!

  “暖姐姐——不要啊!”玲珑心痛的扶住倒下的江暖儿,“暖姐姐!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秦天呆住了,手上的剑落在了地上。

  “玲珑——”暖妃很是艰难的说,“真的对不起,我对你的欺骗,还有利用——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如果可以,下辈子我们一定要投胎为一家人!”

  “暖姐姐,你不要说话,我带你走!呜呜——”玲珑伤心的哭喊着。

  “秦天——”江暖儿在最后的时刻想着的全是这个男人,她用尽最后的力气伸起血淋淋的手先要握住他的手,秦天机械般的摘下了面罩,转过身子面对江暖儿,可是始终不敢去抓住她血淋淋的手,江暖儿绝望了,当她的最后一滴眼泪划过脸颊的时候,那双手重重的丢落下去,伴着玲珑的一声惨叫:

  “不——”

  “对不起,暖儿,我对不起你!”秦天的泪水落了下来,他一直知道江暖儿对自己的感情,从八年前她愿意下嫁到冰国开始!可是秦天地她除了感激在无其他。现在内心的愧疚感让秦天也感到自己的残酷和卑鄙。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暖姐姐!你为什么不牵她的手!为什么!我恨你!我恨你!”玲珑发疯似得抓着秦天的衣襟狠狠的捶打这他的胸膛,到底是为什么,这两个自己的好朋友怎么在一瞬间成为了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

  “因为我的心里爱的人不是她!”秦天突然用力的抓住玲珑的手,玲珑只是一味的挣扎,“因为我不爱她!我不爱她!我不想骗他!”

  “你放开她!”

  “哈哈——哈哈——”秦天仰天长啸,“玲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出现!”就在此刻,秦天用力推开玲珑,捡起地上的剑,回过头来,看着玲珑自刎而死。

  全场的人都别这一幕幕给震惊了,玲珑瞪大了眼睛,整个心灵都已经没有办法感知外界,这样的悲剧对于玲珑来说真的很残酷。顾长风一把接住要倒下的玲珑,疼惜的把她抱在怀里,看着这凌乱不堪的现场,离开了。

  他们来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山顶上,玲珑还没有从刚才的现实中醒过来。

  “玲珑——你——”顾长风试图安慰怀里的人,

  “不要说话,我想要安静——”玲珑泪眼朦胧的看着顾长风,却没有任何感情。

  “死了,都死了!”玲珑低声的重复这这句话。

  “呜呜——呜呜——”

  “不要哭,我会永远留在你的身边!”

  “你爱我吗?”玲珑突然抓住顾长风的手,紧张不安的问道:“是只爱我一个人吗?”

  “嗯!”顾长风坚定的回答道,“从此只有你一个人!我们离开这里,过自己的生活!”

  “那,那个风儿呢!”

  “没有,她已经不再我的记忆里了!”

  玲珑终于露出了微笑。

  (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