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借宿

第一章:借宿

  第一章:借宿

  马车飞疾过乡间偏僻的古道,扬起滚滚烟尘,沿着这条古道而上,便见坐落在远处的农家户落,低矮的房屋,破败的篱笆,就连那柿子树也是恹恹的。

  飞疾的马车突然停下,从里面下来两个人来,其中一人眉目清疏,墨眸如画,那人身着一袭银色长袍,气质流转之间,可以看出这人的身份不凡,而另一人身着青衫,跟在那人的身后,叫道:“少爷,车轱辘坏了,这里又偏僻,看来今晚走不了了,远处有人家,不如我们去那里借宿一晚?”

  那被小厮唤作少爷的人叫做云立轩,小厮话落,云立轩点点头,清润的嗓音轻启,“走吧。”

  踩着银靴,沿着古道而上,不久便见一处人家。

  洛云苏给娘亲熬完药,将药汤倒进碗里,端进了屋,看着躺在床上面容愈加枯稿的娘亲,洛云苏忍住眼中的涩意,轻声唤道:“娘亲,起来吃药了。”

  娘亲最近很是嗜睡,但若有什么动静,又会立即惊醒,大说娘亲离大限之期不远了,洛云苏心疼娘亲,但是家中贫困潦倒致此,她没有钱为娘亲治病,爹爹在她懂事之前便已经去世了,她一个人再能扛又如何,娘亲的病是日积月累下的旧疾,旧疾成顽,最终导致娘亲一病不起,即使她有钱为娘亲治病,大夫说也这熬不过这个夏中,就算华佗再世,恐怕也无力回天。

  喂完娘亲的药,正要出去,身后却传来娘亲有气无力的声音,“云儿,你过来。”

  转过头来,只见娘亲哆哆嗦嗦伸手要去袖子里掏什么,洛云苏道:“娘亲,你要找什么?”

  “我…………我…………”

  娘亲的话未说完,却被门外两声的敲门声打断,洛云苏看了一眼娘亲,转身便出去开门,打开门来却见一个身着银袍的公子,身旁还跟着一个小厮,洛云苏打量两眼,道:“这位公子有何事?”

  “我们的马车坏了,今晚想在这里借宿一晚,不知可否?”

  云立轩的声音异常清淡,不知为何,洛云苏却突然发窘起来,瞧着云立轩,洛云苏不自觉的低下头来,“可是可以,就怕公子嫌弃,家中破旧,公子如不嫌弃就进来罢。”

  洛云苏微一侧身,却见云立轩停在原处不动,她知道他是嫌弃她家中太脏,正待说话,云立轩却领着小厮突然走了进来,道:“那就多谢姑娘了。”

  从侧身看去,他的轮廓好似隽刻过一般,沉峻而又深邃,在这个小村庄里,她见过的人屈指可数,像他这般好看的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越想下去却觉耳后根越烧,甩甩头,洛云苏丢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上前去将屋子里的桌椅板凳往屋子里角落摆摆,试图腾出些地方来,可是无论怎么腾,她家中就这么点巴掌大的地方,两个人就显的挤了,更何况现在又多了两个人。

  “今晚你们就睡这里吧。”洛云苏领着两人进了里屋,里屋里只有一张床,小厮狐疑的问道:“不会就只有这一张床吧?”

  “嗯。”洛云苏点头。

  “少爷,那你今晚你睡床,我打地铺就好了。”

  云立轩没有说话,抬眼望向洛云苏,洛云苏猛然想到什么,从柜子里拿出两条洗的发旧的被子来,道:“这地上凉潮,把这被子铺到地上,应该就没问题了。”

  “家中只有你一人么?”云立轩忽然开口问道。

  “爹爹不在了,家中有我和我娘亲,娘亲病了,现下不方便出来。”洛云苏答道。

  轻嗯一声,云立轩脸上没有太多情绪,洛云苏见没有别的事情,从里屋退了出去。

  “娘亲,家里来了客人…………”剩下的话堵在了喉咙里,洛云苏没有说完,只见躺在床上的娘亲已经再次睡了过去,果然是太过嗜睡了么,不过娘亲刚才想掏的是什么?

  洛云苏上前两步,弯下腰来,伸手向着娘亲的袖子里掏去,不一会儿,一个玉质光滑润泽的玉佩被她掏了出来,将玉佩放在手心,外面的光线折射进屋,可以清楚的看见摊在她手里的玉佩里面刻了一个云字。

  云么?

  洛云苏没有多想,正要把玉佩放回袖子里,身后却突然想起一道声音,“姑娘……”

  洛云苏一顿,立即把玉佩快速的放回袖子里,转过身来,洛云苏看见云立轩站在门外,洛云苏道:“有什么事么?”

  “有吃的么?”清润的声音缓缓从他口中吐出,洛云苏看着他,有些局促,手忙脚乱的道:“有……有……你等着我,一会就好了。”

  说着,洛云苏急忙的走了出去,小厮站在云立轩的身后,看着急忙出去的身影,小厮嘀咕道:“这位姑娘真奇怪,不过少爷,你确定今晚要在这家过夜么?”

  “怎么,你嫌弃了?”云立轩墨眸微动。

  “倒不是嫌弃,只是少
爷你自小身体不好,如果在这里生了病,到时候回去,夫人又该说我了。”

  “你被说的还少么?”云立轩转头,目光里看不出他的情绪,小厮最怕自家少爷这样,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身体不自觉的袭上一阵凉意,小厮转了话题,“少爷,这次去陵安,需要在那里呆多长时间?”

  “大概七八日罢。”

  “帝都那边也不知怎么样了?”小厮开始思索起来。

  “啊连,这几日你变的越发啰嗦了——”云立轩淡淡道。

  “我……我……”小厮说话有些断断续续,良久,这才忸怩道:“我不过是担心乐蓉罢了,少爷你难道就不担心慕容小姐么?”

  慕容芙,洛城慕容府的长女,和云府的少爷云立轩早前就传两人自小订下了娃娃亲,不过这些都是传闻罢了,坊间茶馆都是图个乐子,而真正的前因后果也只有两家人知道,这些年对慕容小姐如何,跟着云立轩身边的小厮看的清清楚楚,自家少爷虽性情冷淡了些,然而对慕容小姐的好,他这个贴身小厮可都看的一清二楚。

  顷刻,洛云苏便端着一些东西回来了,又顺便去平常舍不得摘的柿子树上摘了几个柿子,当洛云苏把这些东西放到桌子,小厮立时睁大了眼睛,指着那桌上盘子里黑黄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糍粑粑。”洛云苏回答。

  “这又是什么?”小厮又指着桌上另一盘黑乎乎的东西问道。

  “炒野菜。”洛云苏又回答。

  小厮满脸郁卒,最后目光放到了那桌上的几个柿子上,不用问,小厮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只是柿子这种东西未免太过甜腻,也只是那些破落人家把这种东西当作好东西,像在云府,就是夫人小姐赏给下人,下人也不定会要,因为这种东西着实端不上台面。

  看着这家徒四壁的景象,小厮自然不指望能有啥好东西招待他和他家少爷,只是他家少爷自小身体不好,平素厨房的东西烧的再好,也不能吃多少,更别指望他能吃这黑乎乎的野菜和糍粑粑,如果照顾少爷不周,回去少不得挨夫人的一顿批,想起夫人,小厮立即头皮发麻,对着云立轩道:“少爷,包袱里还有几块干粮,我去拿给你——”

  小厮只知道要好好照顾自家少爷,自然顾及不得他说出这话的后果,洛云苏听完小厮的话,淡淡的难过之中涌出一丝苦涩,她的命就是如此,她又能奈何,且她也拿不出好的来招待他们,虽然家中还有一只唯一
能下蛋的老母鸡,但是娘亲的药快没了,她指望着拿那只老母鸡去换些钱为娘亲治病,自然舍不得将那只老母鸡宰杀来招待他们的。

  这边洛云苏想了很多,那边小厮正要去拿包袱里的干粮,却听云立轩出声,“啊连,你近几日不仅越发啰嗦,而且规矩也忘了。”

  “少爷?”小厮不解,脚步顿住,转身看着云立轩,心里有些发毛。

  没有理会小厮,云立轩转过头来看着洛云苏,“姑娘不用在意,能让我们借宿一晚已属难得,还要劳烦姑娘招待,在下真是过意不去。”

  他语气淡薄,说出来的话很是令人受用,洛云苏连忙摆手,涨红了脸,“公子说的哪里话,公子能在这里借宿,自是有缘,我岂有不招待之理。”

  唇边一抹泓狐绽出,墨眸微微漾开,里面似有星辰璀烂,令人忽然回不过神来,洛云苏一阵失神,耳边只听小厮一声惊呼,洛云苏这才回过神来。

  抬目去看,云立轩已经坐了下来,举箸夹起了桌上的野菜已经吃了起来,无怪小厮惊呼,就连洛云苏都没想到他会不嫌弃这些东西,她记得他们这小村子出了个秀才,那秀才家中原先也是家徒四壁,那秀才没有考上之时整天吃的是野菜树根,日子过的比他们还苦,那秀才考上之后,再回乡时,绫罗绸缎布置了一身,据说现在看到野菜树根就反胃,平素吃惯山珍海味的人,哪会想吃这些东西。

  这个公子倒是与别人不一样——

  洛云苏这样想着,眼见桌上的野菜被他吃了大半,见她盯着桌上的盘子看,云立轩抬起头来,道:“你不饿么,也过来吃些罢?”

  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带着温恬和润的味道,就像幽林山涧,令人捉摸不透,却又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洛云苏坐了下来,之后小厮也坐了下来,小厮倒像是个贵公子般,野菜没吃就口就说饱了,剩下的饭菜全被洛云苏和云立轩包了,小厮当真吃惊异常,云立轩在这吃的可比云府家中那些厨娘做的山珍海味吃的还要多,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自家少爷的脾性了,小厮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吃完饭,暮色西合,薄拢的光线越来越暗,屋中点了烛火,洛云苏去收拾碗筷去了,回来时云立轩与小厮已经进了里屋休息,洛云苏熄了烛火,没有回房,径自走到屋子里角落里,端起木盆里的衣服,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忙了一天,都没有休息,木盆里的衣服都是要洗的,她得要这些衣服洗好才能睡下。

  端着木盆走到河边,幸好已到临夏,河水虽然,但不若冬日那般刺骨,每到冬日,她端着衣服走到河边,回去的时候,手背都被泡的不成样子,寒风刺骨,她每年冬日手上都些生好多冻疮,拿针一挑就挑出好多脓水出来,而且肿的像个馒头。

  把衣服抛进水里,明月在河面上倒映出不成形的轮廓,波纹随着她洗衣服的动作圈开一点点的涟漪,细细碎碎的星光洒下,在这片寂静的河畔之上,氤氤氲氲。

  洛云苏一个人在这里洗衣服,也不觉得的身后有人走了过来,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才发现了什么,猛然回过头去,只见云立轩一身银袍站在这月光之下,沉峻的轮廓好似刻画一般,墨色的眸子里藏着如若空谷的幽寂。

  那是仿佛走过沧桑的人才有的神色,她一瞬间好像看懂了他,下一秒又沉溺进他深色的眸子里。

  “公子来这里干什么?”洛云苏最先出声。

  “只是觉得屋子里太闷,无非出来透透气罢了。”云立轩几步走近了她,凝她片刻,又看看她手中还未洗完的衣物,道:“这么晚了,怎么出来洗衣服?”

  “嗯,娘亲病了,这些活如果今天不干完,那又要累到明天,这样一天天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而如果今天能干完,那明天就会少一点,这样自己也会轻松很多。”

  沉默许久,云立轩都未回话,似在沉吟什么,忽而却又开口问道:“你不想出去看看么?”

  出去看看?

  洛云苏摇了摇头,“外的东西我不好奇,也不想知道,娘亲说人心难测,不如呆在这一方小土地自在,苦是苦了些,但却是自由的。”

  “自由?”云立轩低酌洛云苏的话,只听洛云苏又道:“那公子呢?公子怎么会在这小地方歇脚,是要去哪里么?”

  “陵安。”

  “陵安?”

  “嗯。”

  “小时候跟着爹爹去过一次,不过那时候我还不太懂事,记忆都已经很模糊了。”洛云苏喃喃道。

  河畔月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直至洛云苏把衣服洗尽,两人这才回去。

  铺好了房榻,给娘亲掖了掖被子,洛云苏这才和衣而卧,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桌子上放了些散碎银两,再进里屋时,屋中的人已经不见了,应当是走了,洛云苏拿起桌上的散碎银两,捧在手心里看了看,这些银两够她为娘亲拿药的了,可是她不明白云立轩为什么要给她银两,还是外面的人都是这样?

  叹了一口气,把银两揣进怀里,洛云苏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在篱笆院里吃食的老母鸡,洛云苏一把扑了上去,拎着老母鸡出去换钱去了。

  赶到集市上匆匆卖了老母鸡,换了几十文钱,走进药铺,拿着药方让药铺的老板抓完药,洛云苏眼皮忽然开始跳了起来,心里总有种不详的感觉,拿着老板抓完的药,洛云苏便急急忙忙的朝着家中赶去。

  离家不远就见自己家的篱笆院外围了好些人,洛云苏心下一凛,急忙朝着家中奔去,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就见村中时不时帮衬她的李婶迎了过来,一脸的着急之色,道:“云苏,赶紧进去罢,你娘亲快不行了。”

  心下咯噔一声,洛云苏只觉自己的身形虚晃几下,

  李婶连忙扶住了她,“云苏莫怕,进去陪你娘亲说最后几句话,你娘亲走也走的安心”

  洛云苏只觉的耳膜嗡嗡作响,仿佛听不清李婶的话,好不容易被李婶扶着才走进了屋,看着躺在床上的娘亲,洛云苏拼命掩住眼里的涩意,跪在娘亲的床前,唤道:“娘亲,云儿回来了。”

  床上的人听见声音眼皮撑开了一条细缝,腊黄的脸色上,没有一丝血色,眼角的细纹一折一折,洛云苏这才发现她的娘亲已经这么老了,而自己还未过双十年华。

  “娘亲,你陪云儿说说话,云儿在这里呢——”洛云苏的话中带着一丝颤意,她很怕自己忍不住会掉出眼泪来。

  “云儿……云儿……娘的好云儿…………”床上的人气若游丝,说话时的声音异常暗哑,当真是大限之期已到,连那手指也是冰冰凉凉的。

  洛云苏握紧娘亲的手,只听娘亲道:“云儿,娘以后不能陪着你了,我袖子里有块玉佩,你拿着那块玉佩去陵安找到云府,云府的人看到玉佩会收留你的。”

  也不知道这番话费了娘亲的多大力气,许是回光返照,娘亲的话说的很连贯,没有一丝停顿,只是说到最后,娘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娘在天之灵,会保佑云儿的。”

  只等最后一字落下,洛云苏紧握的娘亲的那只手,突然垂下,颤抖着去探娘亲的鼻息,却发现娘亲的鼻息已断。

  她的娘亲。

  死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