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三十二章:成亲

第三十二章:成亲

  现下整个云府都乱成了一锅粥,因为洛云苏不见了!

  不止洛云苏一个人,还有啊牛,啊牛也不见了,云立轩清楚的知道,啊牛和洛云苏一起离开了云府。

  那会儿,云立轩在慕珍房中,慕珍已经把全部的实情都说了出来,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慕珍的确威胁了洛云苏,也警告洛云苏不要接近他,否则性命不保。

  性命不保?

  当时云立轩听到这一句话,只觉的自己快要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了,一惯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旦牵上洛云苏,便再也自持不住,洛云苏离开了云府,是慕珍逼走她的,而其中部分的原来还是因他考虑不周,才酿成了今日的后果,都怪他托大了,他必须要把洛云苏找回来不可,因为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次自己找不回来洛云苏,那么就永远见不到他了。

  把所有的奴婢家奴都召集了起来,云立轩吩咐所有人和他一起出府去找洛云苏,今日如果找不到,那就不要回来了!

  如此阵仗,连云啸天和他的夫人都给惊动了出来,云啸天看着云立轩脸色异常不好看,便问道:“轩儿,你这是要干什么?”

  “爹,对我很重要的一个人不见了,我要去找她。”云立轩淡淡说道。

  “什么很重要的人?叫什么名字?”云啸天的夫人也不禁好奇上前问道。

  “她叫洛云苏。”云立轩也不隐瞒,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也觉得是时候说了,于是掏出那个玉佩缓缓道:“爹,娘,这个玉佩我从小戴在身上,但你们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个玉佩还有另一半,是不是?”

  云啸天和他的夫人听到云立轩这话之后,脸色颓然变了一下,只见云啸天的脸上面露急色,“难道轩儿你在哪里看到过另一半玉佩?”

  “嗯,看到了。”

  “是谁?”云啸天猛然提高了声音。

  云立缓缓而道:“就是现在我要找的那个人,也是我想和她共渡一生的人,她叫洛云苏,当时在陵安,就是她为我织的丝绸,当时她去陵安拿着玉佩找人,说是要找云府,但是当初我不知她要找的云府就是这里,所以错过了她,但我与她却是有缘,在我回到苏州之后,她也跟着来到苏州,还进了府当奴婢,后来我才看到她手上与我这手上一模一样的玉佩,她也看到我了手上的玉佩,但是却不要让我告诉爹与娘,她说她的娘亲让她来找云府,找到之后她就离去,我对她表明心意,让她留下,她说给她时日考虑,没有想到,昨晚慕珍找去她然后去威胁了她,所以她就离开了,爹,娘,我不能让她离开,否则我将后悔一辈子,你们可懂?”

  “原来竟是这样,本以为洛家无后了,没想到,洛家竟然还有后人,拿着玉佩找上门来,我们竟然也不知道,轩儿,你知道那拿着另一半玉佩的人是谁么?”云啸天的夫人反问。

  “娘你既说是洛家的后人,那便是故人,只是我却从未听娘和爹提起过——”

  云啸天的夫人陷入了遥远的回忆,“的确,爹和娘从未和你提起过,因为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你还不懂事,云家也未搬离陵安,洛家也是当时陵安的名门望族,当时两家相交甚好,我和你爹还与洛家为你订下了娃娃亲,只是后来洛家犯了事,流放到了外地,我和你爹当时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洛家被流放,至此便断了音讯。”

  “洛家对云府有莫大的恩泽,甚至当年还救了你爹一命,可是到头来,我们云家却帮不上洛家一星半点,你爹此生最大的憾事就是这个,现在洛家的后来找上云府,轩儿,你赶紧带人去找,一定要将她找回来。”云啸天的夫人着急道。

  “是啊,轩儿你赶紧带人去找!”云啸天也急急道。

  原来两家竟有如此大的渊源,云立轩心中想着,既然如此,那他就更不必担心什么了,一挥衣袖,云立轩对着下人道:“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找!”

  “是!”下人齐齐应着。

  据看守府门的下人所说,他的确看到两个人出府,一男一女,想来应该是洛云苏和啊牛没错了。

  按照云立轩所想,既然他们出了府,那么一定不会在苏州城内多有逗留,两个人应该是出城去了,于是云立轩便领着人出城去追,然而出城追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两人,直至追到了离苏州城外不远的那个小镇子上。

  不可能,按照时辰计算,他们不可能走了那么远,云立轩又去找了镇子上的几家客栈,客栈都说没有见过两人来投栈,然而,恰好的是,云立轩却听到客栈那边一桌吃饭的人在小声说话。

  那些人说的话很小声,云立轩只听到了其中一句,说是,“这次官银应该能顺利运到滁洲了。”

  云立轩听到这话猛然惊了一下,前年官银也是从上京路过苏州想运到滁洲,但是在路过苏州城外的时候,遭到了盗匪。

  云立轩下意
识的感觉就是洛云苏和啊牛他们遭到了不测。

  走出了客栈,云立轩立即让人去打听从苏州城到这个小镇上,有没有什么盗匪。

  打听出来的结果却是,从苏州城到这个小镇上,离这里十里远有一个寨子,名唤桑涧寨,寨子里集结了一帮盗匪专门抢人财物,或是劫持官银。

  很明显,洛云苏和啊牛应该是让桑涧寨的盗匪带走了,再不犹豫,云立轩立马带着人往桑涧寨去了,又打听到了桑涧寨的具体位置,于是,二个时辰之后,云立轩便领着人接近了桑涧寨。

  而此时,啊牛呆在桑涧寨的牢房里,心下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出去,至于洛云苏,她则被几个妇人领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洛云苏其实是被那几个妇人领去了这桑涧寨的厢房之中,洛云苏的手被人绑了起来,还有两个盗匪在看着她。

  洛云苏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干什么,只知道她现在被按在了椅子上,面前摆放了一张铜镜,几个妇人正在为她描眉画妆。

  这几个妇人的动作都很娴熟,看来已经为人做过很多次了,之后,就有一个妇人拿着一个大红喜服套在了她的身上,洛云苏一点儿也不能动弹,坐在这里只能任人摆弄,洛云苏想起刚才她和啊牛被人带进来,有个人说要留她为压寨夫人的话,心里不禁一惊,难要那个人是盗匪的头目?而且真的要把她留做压寨夫人?

  洛云苏越想越不对劲,想要挣脱这些人,却她一个弱女子,哪里能抵得过这么多人?

  洛云苏想到了云立轩,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云立轩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她宁愿死也不会嫁给任何一个人!

  心里泛着苦笑,可是她现在被人绑着,而且啊牛还被关在牢里,她又有什么办法?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对着看着她的那两个人说道:“你们快出来,有人带领官兵来攻寨子了!”

  “什么?!”那看着她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即很快走了出去。

  那些妇人眼看那看着她的两个人走了出去,也开始面面相觑起来,其中有个妇人说道:“攻寨子?莫不要祸及我们,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那妇人一出声,其人几个妇人便赞同道:“对,我看我们还是别管她了,先保住自己才是正事。”

  话一落,那几个妇人不一会儿就全
都走了出去,只剩洛云苏一个人留在这厢房中,洛云苏眼看看着她的两个人还有几个妇人都走了,心下慢慢舒了一口气。

  很快将绑着自己手的绳子解了开来,洛云苏又想到他们口中攻寨子的人,只是下意识的洛云苏便想到了云立轩,明明不可能云立轩会带人来攻寨子,但是洛云苏就是想到了云立轩。

  甚至顾不到还在大牢里的啊牛,洛云苏一解开绳子便打开房门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避免被人发现,洛云苏尽量拣着偏僻的地方走,突然走着走着从她前面窜出一个人来,洛云苏吓了一跳,那个人正好也看见了她,洛云苏顾不上许多,转身就跑,身后的那个人一直跟着她。

  没有看路,猛的跑到了拐角处,却从拐角处猛的走出来一个人,洛云苏一头栽进了那个人的胸膛里,慌慌忙忙的抬起头来,洛云苏一看,却是云立轩!

  他怎么在这里的?

  他又怎么进了这个地方?

  他是不是特意来找她的?

  脑子里乱乱的回不神来,她刚想问他,他却一个转身挡在了她的身前,只听前面传来一声闷哼,洛云苏越过他去看,只见他的面前一个盗匪倒在了地上,胸口一道剑伤。

  再看云立轩,云立轩的手中不知何时握着一把剑,想来那个盗匪胸口前的剑伤,应是云立轩弄的。

  那盗匪躺在地上哼哼叽叽的说不出话来,云立轩转头便对洛云苏道:“跟我走!”

  “可是啊牛还在牢中!”洛云苏猛的出声。

  云立轩神色一暗,也不说话,带着她就往牢房那边走,可是到了牢房,却见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啊牛去了哪里?洛云苏只觉的心里一阵慌乱。

  “他应该逃出去了,你不用担心,再不出去就来不及了,云苏,快点跟我一起走!”云立轩说完就握上了她的手腕,带着她快速离开了牢房,一路无阻的走出寨子,只见寨子外面围了好多人,有官兵还有云府的家丁。

  直至走到了安全的地方,两个人才停了下来,洛云苏开口问他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一发现你离开云府就出来找你了,追了一路却没有追到你,就知道你定是出事了,一路又打听了人,才知近附近有个桑涧桑,便去通知了官兵,云苏,慕珍威胁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为何不跟我说,你若是跟我说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走,亦不会让你受到一点威胁,
慕珍我当她是妹妹,但我不能容忍她这样对你,我已经处置她了,她也离开了云府,云苏,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让别人威胁你一丝一毫。”云立轩郑重的说道。

  听到他此番话,洛云苏心里四处翻涌着无法压制的情感,知道这件事情,她知道她舍不得他,很舍不得——

  她紧紧的凝着他道:“立轩,今日我差点被人留作压寨夫人,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其实你有多喜欢我,我就有多喜欢你,我之所以离开云府,不是因为慕珍威胁我,而是因为我怕伤害到啊牛,我怕啊牛当作亲人一样,一旦答应你留在云府,那么我会亏欠他一辈子,之前他帮了我那么多,我又怎么能伤害他,可是,被人劫持到寨子里的那刻,我才知道无论其她人怎么说,我再配不上你好,或者我再对不起啊牛也好,我喜欢的人都只有你一个。”

  “其实在陵安那会儿,我就喜欢上你了,可是到了现在我才对你表明心意,立轩,你让我唤你立轩,你不知道我在心里已经唤了你无数次的立轩,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的愿意又有多强烈,总之这次之后,立轩,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也不想再离开你了。”

  她说着说着,眼睛便开始变的通红起来,云立轩看着她的样子,听到她也说喜欢他,情不自禁的就把她拥进怀里。

  两人之间洋溢着暖融的气氛,沉默之际,却听洛云苏忽然喊了一声,“啊牛。”

  云立轩一僵,放开了洛云苏,转过头来看去,啊牛就定定的站在他们的身后,想来两人说的话,他都应该听见了。

  “啊牛——”洛云苏心里有点难受,又喊了一声。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啊牛说完转身就走,却教云立轩拉住,洛云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啊牛离开了。

  一个月之后,云府。

  今天是云府少爷的大喜之日,很多达官贵人都来庆贺,道声恭喜。

  洛云苏房间里,头上盖着盖头,身穿一身红色喜袍,坐在床边,等着云立轩来揭他的盖头。

  凝雪的肌肤涂着胭脂,指甲上抹着丹蔻,洛云苏全身都是红艳艳的,看起来喜气十足,倏而,只听房门被谁推了开来,洛云苏只能看见一双脚向她走了过来,她知道是云立轩,脸上不禁露出红晕,只等他来把她的盖头揭掉。

  他越走近,洛云苏就越感觉到有一阵酒气扑面而来,洛云苏脸上红的更厉害了,待他走到她的面前,揭掉她的盖头,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却不知道为何,眼中湿了一片。

  眼角红红的,衬的她整个人都越来清丽出尘,云立轩不禁笑道:“这好的日子,怎么弄的要哭了?”

  就是因为是这么好的日子,她才要哭,她能和他成亲,这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

  虽说,因为她和他成亲的事情,慕家扬言要和云家断了关系,到底还是没有断了关系,甚至今天来派人送了礼物来道贺。

  还有就是啊牛不见了,自从那天啊牛离开之后,洛云苏就怎么也找不到他了,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洛云苏是亏欠啊牛的,但她也没有办法强求自己和啊牛在一起,总归,这一辈子,她都算是对不起啊牛了。

  云立轩看她出神的样子,唇角扬起了一个弧度,只道:“云苏,今晚你真美。”

  被他说的有些羞怯,洛云苏不禁低下了头,却见他的手伸了过来,抬起了她的下颔。

  对上他的目光,洛云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里有些慌乱,而更多的却是满足。

  他的唇覆上她的唇,两个辗转反侧,烛火忽然被夜风吹熄,云立轩唇里的酒香,都到了她的嘴中,她的衣衫慢慢被他解开,旖旎的夜色里,满室喘息暧昧,洛云苏最后双手气揪紧了床单,只听他一声撕吼,随后下体微微的滚烫起来。

  五年之后。

  小包子在后院的竹屋里跟着洛云苏撒娇,说什么最近爹爹是不是不喜欢他了,为什么不准他和娘亲靠近。

  小包子的大名叫做云涵煦,长的也就跟个包子一样,粉粉嫩嫩的,可爱的要命,见到他的人都会忍不住的想捏一捏他的脸,弄的小包子每次都向洛云苏提出抗议,让那些叔叔婶婶少到云府走动,否则他的一张脸,就要被捏坏了。

  小包子今年四岁半,说话就像一个小大人,长的一半像洛云苏一半像云立轩,当然,有时候更像云立轩些,每次若是有谁惹他生气了,小包子总会皱起眉头,那眉头皱起来的样子和云立轩一模一样。

  小包子跟着洛云苏抱怨的功夫,正好云立轩走了进来,洛云苏抬起头来看着云立轩,他和五年之前一样,君子如玉般。

  娘亲,云儿很幸福呢,有夫君还有个像包子一样的可爱儿子,娘亲你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吧。

  
A - A +

暂时放弃